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行业资讯 | 行业新闻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玉田县 > 文章

【十三五成果展:我的小康故事】 莫笑农家腊酒浑

时间:2020-11-24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     今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“十三五”规划收官之年,为生动展现玉田县决胜全面小康、决战脱贫攻坚的生动实践,记录2020年这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时刻,县委宣传部、县文联组织开展了“我的小康故事”主题征文活动。广大文艺工作者和文学爱好者用敏锐的观察、细腻的笔触,多角度展现脱贫攻坚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一壮举,多形态呈现新时代真实感人、振奋人心的小康故事,书写时代新史诗,谱写时代新乐章,汇聚新时代建设“科创商贸名城,京东魅力玉田”的强大精神力量。现将部分优秀作品进行展示。

热浪翻腾的火锅里煮着粉条,老家的红薯粉。桌边觥筹交错的人们已然忘记了它,只顾着对面的客,能饮一杯否?客人显然有些不胜酒力,用长筷翻起了锅中的“战利品”。偶尔随浪花探出头的粉条竟滑头地和筷子打起了游击,刚要夹住又被它溜了。几次尝试后客人有些灰心:“煮的时间太长啦!一碰就断了。”主人看着迷迷糊糊的客,笑而不语,执起锅边的漏勺朝粉头一提,一条条晶莹剔透的粉条规规矩矩地盘进了客的碗里。客很是好奇:“吁!没断吗?...吸溜...好劲道!...吸溜...”桌上后半程的谈资聚焦在那捆粉条上,主人时不时地望向翻腾的汤锅,腾腾的热气,挥发着心绪。他是一个长年在外读书的人,才回到老家的县城,找了份稳定的工作,这是第一个年。小时候的他是一个半拉子的大山娃,燕山由西向东笔直得伸展,就在刚要错过他们县的时候若有所思地摆出一小枝余脉,擦过了县境的最北端,一个个小山村随即点缀其间,属于他的那个村就叫大山。这决定了大山娃的本质,可为什么又说他是个半拉子?因为从他小时候家里就没有种田,他没在大山的田野上播种过富足的执念。但这个娃子也会一次不落地和同伴追逐在大山上,跳跃在梯田间。

四五月份的风吹在希望的山野上,一捆捆红薯幼苗比大山娃的胳膊还要粗,比他的手臂还要长,被一担担、一筐筐地往山坡上挑,这时的娃子家不需要耕种,便纠集着成群结队的娃子跑到邻家帮倒忙。从大人的筐里抱出一把薯秧往山上跑,几乎和大人同时堆到垛旁,可一路的蹂躏,那些薯秧早已破了相。
五六月,幼苗的生长亟需水源的灌溉,引水上山在当时没能实现,几户人家共用的那口水井也时断时续,大人们最后的冀望就是被娃子们占领的天然水塘,挑完了薯秧,还要再挑起扁担向“塘主”们去借水。这时的“塘主”往往不理政事,任他们来借,只要天还亮,便要追逐着在水里翱翔。盛夏的雨水反复无常,可能庄稼或多或少都会遭殃,但山民们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作物,那些耐旱的作物贪婪地吸食阳光,缺水时借用着大山涵养的水源;阴雨连绵时雨水顺山体流下,并不会涝着庄稼。这可能就是大山的红薯高品质的原因吧?只是这时的娃子不怎么上山,山野上少了几分生气,因为这时农忙的人少,怕被人高的草木捉走了他们?秋收是娃子们的天堂,金色的秋风打在田野上,成熟的果实应声而落,娃子们要先于大人们出动,组成先遣军,抢夺胜利果实。在田头、埂上搭起灶台,烧火做饭,一道道原始的BBQ和着土味儿酿成了丰收的香味儿。可有个地方却是娃子们眼中的“地狱”。山民们为了增长红薯果实的储藏时间,在山坡上挖起了薯井,收完的果实用牛车拉着,在井旁架起辘轳,挂上筐,在山民们手持着蜡烛下到“无底黑洞”时再一筐筐地续下果实,利用井里的恒温储藏。娃子们都怕这儿,可半拉子的大山娃却不信这个邪,偏偏爱下井,被大人掉在筐里放下去,开启独自的“摸金旅程”,其实倒不如说是佝偻的摸黑旅程,每次上来时都是钻地灰头土脸,拿着摸来的红薯削去皮,就着脸上的灰,吃得香甜。不知何时,翻滚的汤锅平息了,腾腾的热气消逝了,醉醺醺的客也要告辞了。当他们起身出门时,主人猛地想起了什么,赶忙跑回厨房,拎出了一兜干粉条,是老家的红薯粉。这时的粉看上去没有晶莹剔透,是灰里透着金,金色又裹着白。客人没有客气,满眼笑着说:“自家种的薯,自家漏的粉,幸福!”可殊不知,半拉子的大山娃连怎么种薯都不知道,更别提漏粉了。工作的第一个年,他回老家。就是这第一个年,村头立起了牌子“红薯之乡”四个醒目的大字提醒着过往路人。无论车开得多快,四个字总能夺目而入又挥之不去。原本村头的垃圾堆也被分解一空,用土垫得比以前高了些。土堆旁是赶货的装载车,忙碌的装货声嘈杂但有秩序。土堆里时而想起电机与链条的做功声,“噔噔噔...咔咔”他寻声觅去,看见在这里被装车的红薯,知道这个巨大的土堆是薯井无疑了。他在土堆的顶端见到了一个似曾相识但又些许陌生的装置,这是不是小时候带他“摸金”的辘轳?筐呢?绳索呢?怎么是钢轨和钢板了?这时钢板缓缓下降,他征得老乡的同意踏了上去,缓缓地进入了另一个世界,他闭上眼保持着心里的那份悬念,等到机器停稳时,睁开眼,悬念被打破了。这里真的是另一个世界,仰起头才看见四五个人那么高的仓顶,井里虽没有灯火通明却也是亮堂堂的,墙体是整整齐齐的砖混结构,井里有铁栅栏隔开的分区,在储物空间内码着整整齐齐的红薯。井里的温度也很舒服,比起外面凛冽的寒风来,不光是红薯,就连人都舒适了。他走进了村里,找到熟识的薯农老乡,想顺路看看那些曾经奔跑过的梯田。老乡说:“现在的地倒是还在山上,但是结束上次承包就不在山上种薯了,山上都栽了林子,薯都挪到山坡上、平地里种了,田里也通了水,可方便...娃呀你是不知道,现在的薯种改良了,产的多了,现在也不比过去,田的面积也大,产量可不得了...”原来,大人们再也不用把薯秧和水往山上挑了。到山坡也修上了路,车直接开到田里就好了嘛。有些地方也不想再去了,还林于山,封山育林吧。只是不知道山洼洼里的哪一任“塘主”做了“亡国之君”呢?

家乡的大部分内容都变了,可当他最后问起心心念念的制粉工艺时,老辈人摸了摸胡须,扬起下巴,骄傲地说道:“手艺人吃饭的活计,机器漏出来的不是那味儿!”
他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,拿起手机给爱吃粉的客人发了条微信:“老家的红薯粉,管够!”

上一篇:玉田安全“双控”机制助力校园安全文化建设

下一篇:防“诈”于未然 护好百姓“钱袋子”—记玉田县公安局反诈民警王文明

鲁ICP备1603879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