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行业资讯 | 行业新闻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玉田县 > 文章

【十三五成果展:我的小康故事】龙 哥

时间:2020-11-20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今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“十三五”规划收官之年,为生动展现玉田县决胜全面小康、决战脱贫攻坚的生动实践,记录2020年这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时刻,县委宣传部、县文联组织开展了“我的小康故事”主题征文活动。广大文艺工作者和文学爱好者用敏锐的观察、细腻的笔触,多角度展现脱贫攻坚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一壮举,多形态呈现新时代真实感人、振奋人心的小康故事,书写时代新史诗,谱写时代新乐章,汇聚新时代建设“科创商贸名城,京东魅力玉田”的强大精神力量。现将部分优秀作品进行展示。

年轻时的龙哥给我的印象,个头虽不高,人却长得白净周正,浓眉大眼的,衣服穿得也干净利落,透着一股子英朗和帅气,神情上又自带着几分桀骜。

媒人跟龙嫂提的时候,龙哥还在部队里,只拿了一张生活照就彻底叩开了龙嫂的心扉。照片中的他穿一身绿军装,悠闲地侧身坐在草地上,半眯双目凝望着远方,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。阳光从高处照下来,明灿灿的,落在那张年轻而帅气的脸上。

龙嫂就这么一见钟情了。龙嫂生来就脾气好,温顺体贴,话不多;内心善良,特别勤劳有忍劲儿,过日子也谨慎。可龙哥的内心却十分简单,极爱面子,讲义气,生性不羁,有着千金散尽的豪爽与洒脱。

1993年底,龙哥从部队复员。那时候商品粮参军的回来都包分配,他分到了我们当地的粮库,成了一只整天倒腾麻袋的粮食耗子。虽然打小娇生惯养,龙哥却并不娇气,一百多斤的麻袋包扛起来就走。那时候龙嫂也上班,是纱厂的一名挡车工。虽然两人的工作都不清闲,却也算衣食无忧,生活幸福。

2000年初,龙嫂和龙哥却相继下岗了。攥着手里买断的那几个钱儿,四顾茫然。望望年迈的父母,瞅瞅膝前的女儿,即使像陷入泥沼挣扎的牛,也要艰难寻找新的生路。

一向不喜欢束缚的龙哥没有再去找工作,而是选择了跟岳父一起搞生猪养殖。说实话,养猪看似容易,其实更是技术活。常年上班的人,哪懂啊,尤其龙哥打小就生活在城里,更没接触过猪这玩意。两个门外汉之所以敢干,我猜一是迫于形势,二便是无知者无畏了。

养猪的煎熬却是谁也不能替谁扛的,猪一闹病,愁的人吃不下饭睡不着觉。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先积聚勇气,因为怕看到更多的猪被传染。可是往往越怕啥越来啥,死熬硬撑到这批猪终于出了笼,爷俩养猪发财的致富梦也算彻底泡了汤。

后来龙哥又转战餐饮,在村头干起了小吃部,每天起三更睡半夜的,主营早点,卖粥类、朝鲜面,还有包子肉饼。龙哥做出的饭细致干净,吃的人还算不少。那时候龙嫂已经去服装厂上班了,可是为了支持龙哥,每天三点多就起床,跟着龙哥一起准备早点,可即便这样,还是看不到多少回头钱,这买卖做的人心寒,不到一年又关张了。

下了两次海,呛了两回水,龙哥开始认识到了自主创业的艰难,看他像一只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,家人们也心疼,逮着机会就劝他:快别犯拧了,这岁数一天大一天的,还是稳妥点儿,找个差不多的班上吧。

龙哥虽然倔,这回也似乎多少听进点劝,正好城里的建行招厨师,就又报名补了缺。可没干多久又辞职了,因为他想不到一个跟钱打交道的地方,给的工资竟那么少得可怜。

转眼间四五年的光阴远去,龙哥依旧像一枚浮萍,漫无目地地飘着。表面上,他总是嘻嘻哈哈的,好像对啥也不在乎,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,这动荡的四五年里,龙哥又是怎样的掏空了自己才装下这人间风雨。

转眼进入了2008年,餐具清洗这一行业在我们的小县城里应时而生。新兴的行业总能给一些敏感的人带来不小的发展机遇。龙哥正是瞅准了这次机会,雄心勃勃地准备把这事儿做大做强呢。可是他也清楚,光凭自己的力量,几乎是不可能的,因为他既没资金更没场地。他很快就想到了平时一起混的几个哥们。

果然一拍即合,三个人搭伙,这事立马就操持起来了。办手续、租场地、买车、招工人、购餐具……等手续一办好,康洁餐具清洗在一串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开张了。

俗话说越好的朋友越不能谈钱;两个人是伙计,三个人是隔计。其实这些道理说得一点没错。一起搭伙干了四年,康洁公司的账目却总是乱的,算来算去始终没挣到钱。似乎没有必要再走下去了,三人决定分道扬镳。

虽然没挣到钱,这三四年的时间里,龙哥却也不觉得亏,因为他得到了真正的锻炼和成长,他认定只要好好干,这绝对是个赚钱的路子。于是,落了单的龙哥把分到的东西又都拉回了村西头的场院,经过一番修整,属于他的顺兴康餐洗公司开张了。

龙嫂的骨子里一直是个比较传统的女人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所以她也毅然辞去了服装厂的工作,夫唱妇随的跟着龙哥一起打拼。

他们的餐洗公司规模并不大,只雇了三四个附近村子的妇女,所有的餐具都是亲自手洗,龙嫂既当老板娘又是小工。两人的分工也非常明确,龙哥主外负责联系业务、接送货,龙嫂主内负责日常生产管理。

对餐具的清洗,龙哥特别严苛,要求包装好后,连水痕指印也不能有。别看龙哥对啥事都大大咧咧的,可是这点上却绝不打折扣,看谁洗得不达标,立马会黑下脸来跟龙嫂发脾气。

这些年的春节越来越流行去饭店订年夜饭,村里婚丧嫁娶也都认准了包桌。逢年过节的供求量反而更大了,龙哥和龙嫂便也不能休息。工人们都放了假,外面一片欢天喜地,场院里却是冷冷清清。上大学的闺女也得跟着忙活,一家三口便在一片清冷的工作间里忙碌;有时实在忙不过来,丈人一家老老少少也都跟着上阵,洗的洗,涮的涮,摆的摆,包的包,从早到晚忙一天,总算能供上人家要的货。

仿似滚雪球,龙哥的餐洗厂规模越来越大,辛苦了这么多年他终于看见了收益。13年,龙哥决定继续扩大规模,投资近十万,盖起了一片彩钢的厂房,还新上了烘干和包装的一体设备。

这回算轻松多了,洗干净的餐具往机器口一入,到了东头的成品间,吐出来的就是一包包干净的餐具,紧绷绷的,龙哥把它们整整齐齐地码进箱子,装上车,专等第二天一早给饭店送去。按每天近百箱餐具的用量计,龙哥送完,跑的路不算,光是搬餐具箱就得翻倍再翻倍。想想当初龙哥嫌养猪脏,其实餐具清洗不仅不是干净活儿,更是个体力活。可是龙哥很少抱怨,因为干上这行之后,龙哥那么真切地感觉到了自己脚下的根。

原以为可以这样一直干下去,可是意想不到的事儿又发生了。2019年初,龙哥收到了最后通牒,因为环保问题,餐洗厂的电直接被掐了。看着经营了六七年的厂子又面临着倒闭,龙哥和龙嫂那个心疼啊,愁得整夜整夜睡不着,两口子思来想去,前程还是一抹黑。

想把厂子整个兑出去,可谁料想兑的人却趁火打劫,将价格压到了三万。

正在龙哥龙嫂一筹莫展的时候,以前一起搭伙的哥们伸出了援手。他的餐洗公司规模大,一应手续齐全,可以替龙哥包加工,按件收取加工费。其实这道道人家早就跟龙哥提过,那时的龙哥觉得自己好歹也算个老板,不认。现在可好,逼到这份上,还有啥不能认?人在江湖,最先该学会的就是低头。

让人想不到的是,龙哥却因祸得福。现在的他半天就把货送完了,他不需要场地,不需要给工人开工资,更不需要放低身段卑微着自己去跟谁应酬,做了近十年买卖的龙哥,这回终于可以挺直腰板儿了。龙嫂也有了新安置。每天早晨五点去小吃部,打四个来小时的零工,回来啥事也不耽误。

整个下午都是他们的,想钓鱼,两口子一约就走了,或者干脆在家休息,养养花,种种菜,收拾收拾院落。以前当老板时家里尘土抛天,乱得插不进脚,现在好了,那几间屋里里外外都让龙嫂拾掇的一尘不染,花香鸟语萦绕其间。两口子除了钱少点儿,日子却也是悠哉游哉了。


上一篇:【十三五成果展:我的小康故事】香菊

下一篇:【十三五成果展:我的小康故事】一封永远寄不出的信

鲁ICP备16038792号